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再談護溪

Part 1 原鄉護溪運動的濫觴:鄒族達娜伊谷溪

討論提要:
『一談到台灣原住民族的護溪運動,不得不提及『鄒族山美部落的達娜伊谷溪』,達娜伊谷溪的護溪運動成功,在不透過政府的輔導,一切由部落族人,用傳統規範的文化內涵與手法,成功的把高山鯝魚給找了回來。他們的例子,告諸了世人,原住民族不是生態的殺手,而是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智慧子民。

也因為他們的成功經驗,變成了現在許多原鄉地區護溪的範本,因此達娜伊谷溪的護溪運動,可以說是原鄉地區護溪運動的濫觴。

但是,當護溪運動一一在原鄉地區開花結果之時,相繼而來的問題,跟著浮出檯面;從當初單純的生態保育傳統規範觀念,到後來演變成觀光景點的護溪活動,其中的經濟活動,是否會影響部落的傳統價值與護溪運動的本意呢?還是生態與觀光是可以兼顧並結合,甚至可以說是部落生存的主要資產?』

針對以上這一段提要,必須再度提出澄清的是:「封溪護魚」這個名詞通常都被用來指稱一種「溪流保護運動」,於是眾人對於「封溪護魚」的理解,多半也是「環保運動」式的。達娜伊谷封溪護魚運動的成功,使人很容易的將這個運動也與「環境保護」或「生態保育」類的西方思潮劃上等號,但其實這個連結本身便已經脫離現實。

以達娜伊谷而言,其運動的初衷一向就不是什麼「生態保育」,而是「經濟發展」,這在早先所寫的〈從山美-達娜伊谷經驗看「封溪護魚」〉裡已經有過簡單的說明。山美從提出封溪護魚計畫的開始,其目的便是為了要發展觀光,以提升部落的經濟生活,因此,至少就達娜伊谷而言,並不存在討論提綱中所稱「從當初單純的生態保育傳統規範觀念,到... 觀光景點的護溪活動」這種演變,因為山美的封溪護魚運動從一開始到現在就一直都是一個發展觀光的計畫。

那種「護溪到後來,反而違背當初生態保育初衷」的說法,根據我的觀察,是受到環保論述的影響而產生的誤解。當護溪運動在原住民部落變得愈來愈流行、有愈來愈多部落投入類似的活動並逐漸發展出當地的觀光事業時,外界(非實際上參與部落發展的人)同時也開始生產一種「發展觀光可能造成生態危害」的論述。例如,我便曾經在某些場合聽過有學者提出「達娜伊谷護魚護到最後,卻產生『物種單一化」的後果」(亦即達娜伊谷溪裡只剩下鯝魚)這樣的說法。這種論斷創造出了「封溪護魚運動」與「生態問題」間的關聯,但其實,這根本就只是學者沒有實地去了解達娜伊谷的人文與生態歷史,自己搞不清楚狀況下所做的輕率評斷。現在達娜伊谷溪裡有很多鯝魚確實是封溪的成果,但所謂的「物種單一化」卻並非事實。事實是鯝魚在當地本來就是優勢物種,達娜伊谷溪現在的生態跟 1960、70 年代河川生態崩潰以前的情況相類。換言之,封溪護魚的計畫確實恢復了達娜伊谷溪的舊觀,至今也未曾帶來什麼新的生態浩劫。

因此,「自達娜伊谷以來,封溪護魚運動已經漸漸背離初衷而去發展觀光」的說法,其實根本就與事實不符,至少在達娜伊谷的例子是如此。

Part 2 護溪運動的共識

討論提要:
『對人數不多的原鄉地區來說,產生共識,聽起來應該不難,但熟悉原鄉社會生態的人,都很清楚,原鄉部落的族人在產生共識上,除了有共同利益,因而容易產生共識價值外,但大部分產生共識的機會,如果慘入了政治、宗教等其他部分,通常共識,是很難有的。因此,族人的共識,如果是透過傳統規範,或許會比擁有共同利益還要容易有共識產生。

達娜伊谷的成功,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在於鄒族人都很重視傳統規範。

恪遵傳統規範的精神,對現在的原鄉地區來說,很可能早已被現在的社會價值觀衝擊掉了,就來賓的觀察與瞭解,對於達娜依谷的共識,是如何產生的呢?而其他護溪的原住民地區又是如何把共識產生出來的?一般要產生共識會發生哪些情形?部落族人該如何取得平衡點?又該如何教育部落族人,該如何把眼光放遠,不要注重眼前的利益而是要追求永續發展的生機?』

前面提到過,達娜伊谷封溪護魚運動的目的,從一開就是振興經濟、發展觀光,這個計畫也不是憑空冒出來的,而是有著相當長的蘊釀期。部落共識的產生,與其說是少數人塑造出來的,不如說是因為當時的環境使得多數人都深切感受到這樣的需求,因此在客觀條件(交通等)可以配合的時候,便很容易得獲得整個部落的支持。

至於最後那個「如何教育部落族人放遠眼光」、「要追求永續發展的利益」云云... 這基本上是廢話。就是因為部落的生活型態大體上符合現今所謂的「永續」路線,所以一開始才會想到要以封溪護魚的方式來發展觀光。在這個事實的基礎上,去談如何教育部落族人了解一件他本來就已經了解而且一直在力行的事情,當然是.... 很好笑的啊!應該要談的是:如何教育不在部落裡的人「部落裡的人本來就是以這種所謂的『永續』方式在生活」的吧?!而且值得問一聲:為何擺明了就是外人搞不清楚狀況,卻還要一再一再的要來誤解部落生活跟實踐活動呢?

Part 3 護溪的意外收穫:觀光資產的誕生

討論提要:
『從單純的護溪運動,演變成可能是部落永續發展的機會--觀光行為的產生,對於生態保育與觀光之間,來賓有何看法?

單純的護溪運動,只是為了要把生態還原到當初的樣貌,並且可以回復就有傳統規範的部落社會體制,因此護溪運動不單單只是護溪而已,而是要把舊有的傳統體制找回來,讓孕育部落的河川,可以回到當初用傳統規範保育與禁止的樣貌,所以護溪運動突圍了現代的破壞,也傳承了鄒族文化中的倫理秩序,且達娜依谷溪的成功,也讓其他部落相繼而起;不過在成功護溪之後,『觀光行為的發生』便成為達娜依谷溪給山美族人的另一向課題,而這一個課題,似乎是所有原鄉地區護溪的課題…。』


至少從達娜伊谷的例子可以知道,生態保育與觀光之間並沒有衝突,而且從達娜伊谷的發展歷程來看,這兩者在當地人心目中根本就是同一件事,並沒有像外界觀點這樣被劃分開來。

唉... 應該說,達娜伊谷一直以來都不是外人所想像的那樣,但是一路就這樣被誤會了十幾年,也被追著問不存在的問題很久很久了。所以... 真正該問的問題是:

請問.... 大家何時才要脫下有色眼鏡?何時才願意花一點力氣去了解達娜伊谷封溪護魚的初衷?又要何時才能不再理所當然的認為「生態保育」的理論對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一體適用?

我的學長 Yapasuyongu 說過:
以前日本人類學者帶著警察來問問題,問得不滿意,族人就被警察大人打。現在,我們自己人學了西方理論以後回來問問題,聽不懂回答的內容,就拿西方理論來強姦我們自己人... 真可悲!

真可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