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鬼文化

住進學校的第一個夜晚除了遇到嘎抓以外,並沒有發生什麼其他的事。不過第二天領路人溫英傑就很關切的詢問我:「一個人住在學校不會怕吧?」

我不太清楚他為什麼這麼問,不過我並沒有追問,只是向他反映了嘎抓的問題。

那之後我每天在山美到處趴趴走,人們多半都很親切的問我住在哪裡,我回答「住在校長室,麗珍姊姊的宿舍」以後,他們通常都會追加一句:「不會怕吧?」

「呵呵呵」面對這個問題,通常我都是呆頭呆腦的傻笑一陣,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一個人住到底要怕什麼。

「一個人住都不會怕唷很厲害。」我經常得到此類的評語。

8月20日我搬進了L型建築、有許多房間的天主堂。除了一開始有過幾個研究生短暫的住過幾天以外,多數的時候我都是一個人。然後,聽說我「搬家」的人也都會「按照慣例」詢問我:「一個人住在教會不會怕嗎?」

「我沒那麼膽小啦」我也「按照慣例」以呵呵傻笑來回應這個問題。

日子就這樣過到10月14日。那天夜裡我離開伊谷雅築民宿,帶著一支小小的手電筒,在黑漆漆的山道上慢慢的爬坡,從Saviki往Tamayaeana的方向走去。我小心的避免太過靠近山壁,並且一直以手電筒照亮自己的腳步,以免遭到蛇類的侵襲。轉過幾個彎道之後,我遠遠的看到何教導的「部落美食館」熱鬧的燈光,有一群人正快樂的在那裡唱卡拉OK,另外還有一個人影在店外,看起來像是扶著電線桿正在嘔吐。

等我走近的時候,那個人顯然是已經吐完了,而且轉過身來面向著我,但是因為背光,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臉,只能從那黑影的外形來判斷。

「ㄟ是小陳嗎?」我出聲詢問。小陳是第四鄰的年輕獵人,身材矮小而結實,而且在夜裡眼睛還會像貓一樣微微的發光。

「是啊。」小陳回答,「你要去哪裡?」

「我去派出所

「這麼晚一個人走路,不怕唷?」

「不會啦」我把手中的小手電筒給他看。「我有手電筒啊,有蛇的話我會看到,而且我也沒有貼著山壁走啊

「你說什麼啊?」小陳笑起來,「蛇有什麼好怕啦!我是說你都不會怕鬼唷?」

「?」

「鬼啊!你不怕鬼嗎?」小陳睜著亮晶晶的雙眼很認真的說。

「鬼」我想我大概是呆了很久才勉強擠出一個回答:「我不怕鬼。」

跟小陳道過晚安之後,我繼續沿著沒有路燈的山路向派出所走去,那時腦袋中浮現了許多東西:

原來,大家一直問我一個人住怕不怕,就是因為大家都怕鬼嗎?

獵人怕鬼的話,在暗夜的森林裡又要怎麼辦呢?(還是說,只要有山豬可追就會忘了鬼的問題?)

領路人曾經說明過,傳統上鄒族男子的練膽方法,就是在陰森的夜裡讓年輕人輪流到墓地去取物。那麼,究竟男人們是本來就怕鬼,還是因為受過這種訓練才因為被嚇到而怕鬼?

我還記得有一天晚上在「山之美」跟來訪的南華大學教授明立國一起晚餐時,巫師安金立(達娜伊谷舞蹈團團長)不知怎的很早就離席了。他太太說,那是因為他很怕鬼,所以不敢太晚回家。感覺上,似乎巫師還比一般人更加怕鬼?

關於山美,我還有一些疑問沒有搞清楚,「鬼文化」也是其中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