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魔鬼的失敗蛻變

這天晚餐時分,因為我點了南瓜米粉當晚餐,莊老師就煮了一大鍋,她自己也盛了一碗,然後我們就各自佔據了一張木桌,一邊吃著南瓜米粉,一邊聊起我的工作。在對話過程中,我無意間提起我曾經跟著「臨時綑工」去過Emoo no Hicu。

莊老師就說了:「Emoo no Hicu是個很神聖的地方那裡是神靈的居所。以前到那邊都不可以大聲喧嘩,有扛著刀、槍的話也都要卸下,要把刀和槍頭包起來,不能冒犯神靈。」

莊老師的說法我曾經不止一次聽人說過。最早告訴我這一點的,是在台北工作的Voyu(楊智偉),在我到山美以後,也曾經聽老村長高正勝兩度提起過這一點。不過,很遺憾的是,我並不相信這樣的說法。

我的田野調查顯示,老村長高正勝身為達娜伊谷封溪護魚運動的發起人及初期核心成員之一,始終都有將達娜伊谷的發展予以神化的傾向,這當然與他本人身為長老教會的傳道師不無關係。此外,他似乎也刻意的透過編織「傳統」來為達娜伊谷的封溪保育行為尋找文化上的支持。有時候他對達娜伊谷的一些介紹和說明令我感到匪夷所思,於是不得不承認我的領路人所說的──這是老村長在實踐他的宗教信仰。

我之所以決定不要相信老村長的解釋,起因於我每週二窩在老人會的那些日子。當我問起Emoo no Hicu的時候,mamameoi總是會告訴我,那是鬼住的地方。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8月23日的中午時分,那天我向老人會的會長安秀逸請教在達娜伊谷捕魚的問題,這當中他提到了Emoo no Hicu:

Emoo no Hicu,就是往上走就可以到了,但是還沒有到安家的hupa(獵場,這裡指安家在達娜伊谷溪的漁區)那邊唷。這個是叫做水鬼的家,我們不會在那邊捕魚,只有平地人會跑過去捕魚,但是他們下去水裡以後都不會再上來。那個地方水不一樣唷,水是藍色的,很危險。有些地方的山壁上長很多的草,看起來可以走過去,可是我們不會去走,因為會有水鬼把你抓起來。

〔安阿公句法解析〕
水鬼=會對人不利的住在水邊的hicu
下去水裡以後不會再上來=死在水裡
水是藍色的=水很深
水鬼把你抓起來=你會死

那一天晚上在伊谷雅築,我從與莊老師的談話中得知她相當信服老村長高正勝的口述歷史,因此我只是乖乖的聽著,並沒有將我田調所得的相反說法提出請教。這有一部分是因為我對莊老師性格的推測,另一部分則是因為我還住在人家的民宿裡,當然不能隨便提出尖銳的問題,畢竟觸怒主人是沒有禮貌的行為(而且很有可能因此被主人逐出)。

雖然沒有與莊老師切磋過這個問題,我確實親眼目賭了口述歷史如何在口述當中變成歷史。我可以想像,在一段相當的時間之後我還會繼續記得:2005年夏天我在山美聽到了兩個關於Emoo no Hicu的解釋,對我來說,這兩個並陳的解釋就是歷史現實(historical reality)。

2005年夏秋之交於我而言至少發生了一件事:魔鬼還是想變成精靈,卻因為始終都有人扯後腿而還是沒有成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