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去你的「只取所需,過量不取」

這位穿著唐裝上衣和西裝長褲並皮鞋的李教授相當年輕,人也很活潑,與一般警察體系出身,令人頗有燒焦感的那種學者相當不同。這一天他帶著幾個學生造訪山美,一方面是為了向南三村宣導「安全社區六星計畫」,另一方面則是要讓學生繼續之前與我的領路人溫英傑未完成的訪談。

「他們找你談什麼呢?」在李教授一行到來之前我就這樣詢問過領路人。

「就是社區警政這一類的主要還是因為達娜伊谷當初守夜的主力就是我所負責的山地義警啊。」溫英傑回答。

8月22日下午李教授一行果然依約到來,我也去到派出所湊熱鬧。李教授對於我在山美進行田野調查一事頗感興趣,不斷的問我是抱著怎樣的觀點來到山美。

李教授的問題使我感到十分為難。因為要回答這些問題的話,等於是違背了我在田調一開始時就為自己訂下的規矩,再者,土生土長的居民溫英傑就坐在我旁邊,為了尊重地主起見,我也不願意多說。於是我回答:「我想我並沒有抱著什麼觀點來到山美。我來這裡做田調,目的就是想了解本地人的觀點

「那你覺得達娜伊谷怎麼樣?」李教授依然興味盎然的問。

「達娜伊谷我想,我覺得達娜伊谷怎樣並不重要,畢竟山美人也聽了太多外來『指導者』的『訓誨』了,重點還是他們怎樣按照自己的意思去發展」此時我偷瞄了一下溫英傑,看到他抿著嘴巴輕微的點了點頭。

「唷」李教授笑瞇瞇的聽了,又追問說,「那你在這邊『蹲點』,有什麼收穫跟心得呢?」

「很多啊」我說,「我在這裡其實是學著用另一種眼光來看待事物。我想任何一個人如果能夠用不同的眼光來看事情,對他都是有幫助的吧。我學了許多我想,田調結束之後,我在這裡學到的一切都還是一樣對我有很多助益的

「耶不錯唷」雖然我刻意講得不著邊際,李教授還是滿面笑容。不過,等到他們要開始與溫英傑進行訪談時,我還是應他們的「清場」要求被清了出去。

當天晚上,李教授在社區發展協會的二樓就「安全社區六星計畫」作了一場演講,散會之後,他們一行人留宿在「山之美」,以便第二天繼續前往茶山的行程。不過,雖然已經有點晚了,溫英傑還是帶著我與這一行四人在「山之美」的空場上有了一場以Whisky為目標的聚飲。然後在這場聚飲當中,終於發生了擦槍走火的事件。

李教授帶來的學生中,有一個從達娜伊谷的話題談到了動物保育。

「像他們保護鯝魚」這名坐在我對面的年輕男生說,「可是他們自己也吃,也會去別的地方捕魚,那保育還有什麼意義?那不就只是把獵殺的地方轉移了嗎?」

一直在談話中相當克制不要隨便多言的我,聽到這裡實在有點忍不住了,於是就從這個狀況外的質疑談起了原住民的狩獵問題。我試圖要告訴這個一臉清秀的男生,狩獵是一種生活方式,河川的利用方式當然也與生活方式密切相關,在達娜伊谷發生的「保育運動」,當然也與生活方式有關,那是一個利用保育來改善經濟生活的作為。

「可是現在哪還有人在靠狩獵為生呢?」這戴著金絲邊眼鏡的男生說。

「當然有啊!」此時我真的有點動氣了,「這邊七鄰住著不知多少獵人,三天兩頭的打獵呢!」

在這段有點激動的爭執中一直保持沉默的溫英傑此時說話了。「其實呢,很多人都不懂原住民的狩獵文化,我想呢,我們不要去醜化誤解,但是也不要過度美化像很多人都說啦,原住民的狩獵是很有倫理的,什麼『只取所需,過量不取』啦其實呢,我可以告訴各位──沒那回事!

溫英傑望著一臉錯愕的李教授,得意洋洋的說:「就說我們鄒族吧,我們去打獵的時候,我們會跟獵神topeohu,請求獵神說,請把這個區域裡所有的動物都趕過來吧。所有的動物唷。而且在我們的觀念裡,我們必須要去獵捕我們看到的所有動物,因為那是獵神賜給我們的,我們不能放過

「說什麼懷孕的不打啦、繁殖期不打啦、老的不打小的不打啦根本就是胡說八道!就是繁殖期才要打!因為這個時候獵物才多啊!」

「但是呢!」看大家都聽得很入神,溫英傑就講得更大聲了,「我們也有一個觀念,那就是你獵到的獵物,必須全數都帶回家,不可以打了一大堆揹不回去就棄置在路途中,這是浪費,這不可以。所以獵人也一樣會衡量他自己的狀況,還有路程的遠近,來決定他要打多少獵物。所謂不會多打,確實,但那不是像一般說的那樣,講得那麼浪漫,他有很實際的原因。所謂的狩獵的倫理,他的內容是這樣,要這樣去理解他

那一天夜裡,我們六人作掉了豆干、魷魚絲和牛肉乾並一瓶Johnnie Walker之後,就結束了「愉快的談話」,握手互道晚安。離開「山之美」之後,我不無歉意的對溫英傑說,「真是不應該多講話的,不過,遇到白目真的忍不住要釘一下

「釘得好啊,釘得好」溫英傑很高興的說,「再教育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有時候呢,putu呢嘿嘿

在談到這位領軍的李教授時,溫英傑說,「我看得出來你不是很喜歡這個人,不過,我相信他是有熱忱、很有熱忱的人

「我也相信啊,他的熱忱很明顯」我說,「我只是還是希望大家不要光是談什麼日本經驗啦北歐經驗達娜伊谷不就是擺在眼前的山美經驗嗎?你們不就是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嗎?到這裡來宣導北歐經驗,不是很奇怪嗎?為什麼我們總是看不到本土的經驗呢?」

「其實你以為我感覺好嗎?」溫英傑說著,哼了一聲,「做田調就做田調,說什麼『蹲點』,雖然說是個術語啦,但是就給人那種不被尊重的感覺,而且聽起來又沒衛生!」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我也不喜歡「蹲點」這個用語──聽起來實在太像黑話了。

。。。。。。。。。。。。。。。

Ho tec'u Homeyaya, tena topeohi o tvofsuya, la topeohi ho enca... poa euhoho'u no oahngu si, ho eainca atiyuna tan'e na... yina mamameoi si. ... Ak'e-mameoi ola eutotaveia ho... aeno so... aeno snosnoecavu to Ak'e-mameoi o mayuyuansou. Onoso yuansou ola yutotaveia ho poa coveoineni to snoecavu e yatatiskova te tahtaseita o snosnoecavu si. La enca feu'u si, feu'u to Ak'e-mameoi. Ano yic'o ola mi'usni homo topeohu to tvofsuya ho eutotavei ho poa teomneni o snosnoecavu ho tela taseita... ta yatatiskova. Zou o ohela hioa ne mosola topeohu to tvofsuya. ---- Pasuya Tapangu, 08/21/2005/Paayai

在Homeyaya的時候,就會祭祀獸骨,就祭祀說啊呼喚他其他的族類吧,就說啊,全部集中過來吧他所有的長輩們。向Ak'e-mameoi囑託啊因為呢因為各種野獸都是Ak'e-mameoi所豢養的啊。因為我們要囑託野獸,請豢養的野獸們同情人們在索求所有Ak'e-mameoi所豢養的野獸。我們說,那是他的豬,Ak'e-mameoi的豬。我們祭祀獸骨,就是面對他,囑託說,當人們索求的時候,請他將所豢養的野獸全部集中。這就是以前祭祀獸骨的時候所做的啊。--方東日,08/21/2005/Paayai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