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命豆祭之yu'fafoinana maitan'e

我到達的時候約是上午九點,離活動開始還有將近一小時。石桌如往常般霧氣瀰漫,我漫步走進會場,看到許多人都穿著毛衣和外套,相較之下,只穿著一件襯衫的我似乎就太不將「高山冷氣」放在眼裡了。

圍繞展演場建著八座涼亭,分別分配給達邦、特富野、里佳、來吉、樂野、山美、新美、茶山八個部落,由各部落來規劃要做哪些當地文化特色的展示和商品販售。在開闊的場地中央搭著舞台,預定的表演者就按照各自的身份,分別在舞台後方的傳統屋內做準備。人群陸續進場在看台上尋找適當的座位,媒體記者也紛紛到來,前往媒體區佔據有利的取鏡位置,不過放眼望去,似乎真正外來的觀光客並不多,很多穿梭人群中的都是沒有參與表演的族人,或者與阿里山鄉行政體系有關的外地客。

「果然,選舉快到了,真是暗潮洶湧啊」我在心裡想著。

環視過整個場地後,我就到舞台後方的「長老房」去尋找方東日長老。果不其然,當時方長老已經跟達邦的汪傳發頭目喝了起來,特富野的汪念月頭目卻還不見人影,使得在場協調的putu工作人員急得團團轉。不過老人家對此視若無睹,只是拿起桌上眾多米酒中的一瓶,一邊閒聊一邊將之當水喝進肚中(當時桌上一瓶58度的高梁已經剩不到半瓶了)。

幫方長老點起一根煙之後,一個盛裝的年輕人靠了過來,以非常流利的鄒語跟mameoi交談起來。我估計這年輕人大約二十五、六歲,見到這個年紀的人跟方長老如此輕鬆的以鄒語對話,兩人還講得不住哈哈大笑,使我對這個人頓生好感,因為這樣的情景我從來沒在山美見到過。

我正在用心觀察的時候,卻聽到這年輕人向長老問起我的來歷。大概一個女生出現在長老房裡,還被mameoi給了座位,讓他頗感奇怪吧。方長老說,我是住在山美,經常去找他請教問題,而且還會做記錄哩,mameoi說著,做出了低頭認真寫字的姿勢。聽到這裡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年輕人抬起頭來看我,說:「聽得懂唷?」

當然,我並不是真的聽得懂,只是聽到一些關鍵字,再加上眼前的情境,使我容易理解對話內容而已。不過mameoi卻呵呵笑著說:「聽得懂喇~」

這年輕人再度幫mameoi倒了酒,然後便向我自我介紹。

「我以前在台北工作,當model」他說,「沒紅,所以我就回來了,當個『第一舞男』,哈哈!這類活動都可以看到我唷!」

然後他就告訴我,他叫做Yapasuyongu,姓莊,住在達邦。我於是小心的求證:「達邦是指達邦還是特富野?」

「達邦。」

「那姓莊是姓Noacachiana還是--」

這位Yapasuyongu很快的打斷我的問話:「是Noacachiana。」然後他側過頭打量了我一下,或許是初次發現我大概不是對鄒族一無所知吧。

「你什麼時候要參加生命豆祭?」方長老突然用北京語問道。

「我沒辦法啦!」Yapasuyongu對老人家擺出無奈的手勢,然後對我說:「女朋友是很多,嘻嘻,結婚沒對象都三十歲、三十一歲了,沒辦法

「你有三十歲?」我大吃一驚,「你幾年次啊?」

「六三啊!」他說,「你咧?」

「六三啊」我說。

「咦?你也有三十歲唷!」看來這位第一舞男也被我的外表跟學生穿著給騙了,他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說:「我三月生,你該不會比我大吧?」

「我十二月!」這次輪到我嘻皮笑臉了,「我比你小

「咦?」他滿臉笑容的說:「我牡羊座

「我射手座」我話還沒說完,他就說:「哈!我們很配~」

坐在旁邊的mameoi此時大笑起來,非常高興的將雙掌比向空中:「很好啊~就是者~樣子啊!」

我們三人講得正熱烈,隔壁屋中的女生探頭過來,把Yapasuyongu叫了出去。然後我就聽到他在隔壁大聲的說:「又叫我跟老人家借煙!」聽到這句話我就起身走出屋外,Yapasuyongu走了過來,劈頭就說:「你的煙給我一支跟老人家借煙厚~」

「怎麼能借老人家的煙,沒禮貌nei」我說著將煙遞了過去。他將煙交給隔壁的女生,搖搖頭:「當然不能跟老人家借煙

Yapasuyongu搖頭,我卻忍不住輕輕的向他點頭。我心裡想著,真可惜我的領路人不在場,否則經常將「yu'fafoinana maitan'e」(現在的年輕人哪)掛在嘴邊的溫英傑看到這般場景,應該會很高興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