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妨害公務

「有兩個人跑到開放區域的外面去了啦」阿邦說,「他們已經過了山美大橋,剛才總幹事吹哨子想要制止他們,他們反而一直往上游跑,愈跑愈遠ㄋㄟ

聽說了這個情況,我的領路人溫英傑就跳上巡邏車趕往「案發現場」,我也一如往常的跟了過去。

站在山美大橋上往曾文溪上游望去,隱約可見視線勉強可及的遠方溪谷中有兩個全副武裝的人影。因為距離很遠,而且從山美大橋所在之處不可能直接下到溪谷中,溫英傑便說他要先回去換膠鞋,因為從達娜伊谷進入溪谷的話,會有一段相當崎嶇的路途。於是我又再度坐上巡邏車,回到派出所等待溫英傑換裝。

可是換好了膠鞋,又帶上walkie-talkie及哨子之後,溫英傑卻說,「我要騎機車過去,你就在派出所等吧。」

「嘎?!」我大吃一驚,「我不要在派出所等啦!我第一次遇到外地遊客違規的狀況,我要看你們本地的警察怎麼處理這種事啦」說著我就跟著他來到外面的停車棚裡,不停的跟他鱸個沒完。

「沒有安全帽啊」溫英傑說。

「嘎?」我聽得一頭霧水,「到處都有安全帽啊,你借一頂給我就好啦

「騎警用機車載人到達娜伊谷這樣不太好」溫英傑馬上改口。

「咦?我剛剛還坐巡邏車哩,那車不就是你開的嗎?之前我也有坐過巡邏車進去達娜伊谷啊,那也是你開的啊

雖然我不斷的戳破他的諸多藉口,但溫英傑還是一直遲疑著站在警車旁邊,好像有什麼重大事項令他委決不下。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實在按奈不住,忍不住口出惡言:「喂!沒時間了啦!那兩個人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你幹嘛還在這裡磨蹭啊!!」

」左顧右盼了半天之後,溫英傑終於慢吞吞的說,「我看開車過去就好了

於是我們又再度上了巡邏車,往山美大橋的方向駛去,一路上我都因為無法理解溫英傑為什麼不願意讓我隨行而感到非常氣沮。溫英傑似乎也像是在考慮什麼重大事件一般,始終都不發一言。

到了山美大橋時,我們望見兩名putu釣客似乎已經調頭開始往下游走了,於是溫英傑便停了車,我也隨著他頂著烈日站在橋上望著那慢慢移動的兩個人影。望著那兩名釣客一陣子之後,我轉頭去看溫英傑,只見他幾次拿起哨子靠到嘴邊,又再將哨子放下,似乎連要不要吹哨都感到遲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什麼事都不做呢!」我在心裡想著。不知道是太陽太大還是怎樣,望著溫英傑的舉動,我漸漸的感到有點生氣了。

大概是感覺到周遭的氣流突然升溫了吧,溫英傑突然轉過頭來對我說:「嘿不好意思啊我不太習慣值勤的時候有人在旁邊看

「什麼啊!」我大聲的抗議,「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管得到有誰在旁邊看啊!有遊客違規啦!你趕快處理啊!」

不過這時兩名釣客已經走到山美大橋的下方了。溫英傑不發一言,只是揮手示意他們繼續往下游開放垂釣區的方向前進。

「嗯」看著兩名釣客乖乖的繼續前進之後,溫英傑就說,「這樣就處理好了。」

「什麼啊!」我的頭顱登時就在烈日下被燒焦了,我甚至於感覺到頭頂已經冒出絲絲白煙,「你你連話都沒有說你根本就沒有處理吧!」

「不是嘛我實在是不習慣有人在旁邊看

「是嗎」我悶悶的吭了一聲,「你們值勤的時候我經常都在旁邊看的吧

「哎呀這個其實呢,我們只有被授權管理達娜伊谷溪啊再說,大河流(曾文溪)這邊的居民本來就比較沒那麼重視嘛這個呢,如果他們是在達娜伊谷違規的話,當然又不同了嘛

「這是什麼理論啊!」我聽得火冒三丈,「你當警察的都不試著管管,以後哪個外來遊客把你們山美人訂的垂釣規矩當真啊!」

「我管啦,我已經管啦」溫英傑說,「遊客他們已經自動往回走了啊



「ㄟ我不是故意不給你跟來看的啦,實在是我不習慣別人看我執行公務

「你的意思是說因為我站在旁邊看,所以你連哨子都吹不出來了嗎?」我忍不住哼了一聲。

「是是這樣沒錯」溫英傑說,「我不是故意找你麻煩的啦!」

」我沒有再說什麼,因為實在不能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再度感到氣沮。

不過,話又說回來,原本打算下到溪谷去勸導遊客的警察因為我站在旁邊看,就連哨子都吹不出來,那麼我的旁觀行為本身算不算是妨害公務呢?

也許始終遲疑著沒有吹哨子的溫英傑,當時心裡想的是要用警棍將我敲昏,好排除妨害他執行公務的障礙吧?也許將我敲昏在山美大橋上之後,他就會非常英勇的從橋上直接跳進溪谷裡,也不用繞道從達娜伊谷進入溪中了?

現在回想起當時那莫名其妙的場景,我忍不住就這樣想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