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下篇:老人遇老人

午餐當中,一位mama挑起了與我有關的話題,詢問溫貞祥,Nakao是否已經學會了鄒語。

「Paicu」大約是之前在老人會就已經喝了不少酒,在加上遇到異族的年長教友,平日沉默寡言的溫貞祥這天顯得興緻特別高昂,他望著站在桌邊的我,遲疑了一下,然後很大聲的說:「她很會啊~~」

Mama隨即轉過頭來看我,鼓勵我對他們講鄒語。我哭笑不得的站在那裡,正盤算著要如何應付這詭異的場面,溫貞祥又說了:「我們給她叫Paicu、Paicu,ㄟ,不是白痴唷~是Paicu

」我呆呆的站著,心想:「這算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由於當天曾主教一行還要開車趕回花東,因此這場以日本語為通用語言的餐會進行到下午兩點多就在主教的祝福當中結束了。臨去之時,曾主教和mama再三的感謝安善達饋贈的兩大袋蝸牛。 山美的蝸牛比起花東地區的蝸牛平均都大上好幾倍,因此主教一行個個都笑容滿面。

「太乾的話記得灑一點水。」安善達很關心的叮嚀著,站在旁邊的溫英傑看似畢恭畢敬,口中卻還是說著他那句調侃的老話:

原來阿美族也是殺牛的民族啊~

綁詐mama都離去之後,鄒族的老人們也逐一散去,最後「山之美」的這一桌就只剩下方東日、溫貞祥、溫英傑和我四個人了。

「再去拿兩瓶米酒來,等一下我再去算帳」溫英傑說。我遲疑的回頭看著兩位已經喝了不少酒的老人家,溫英傑瞪著我說:「懷疑嗎?去拿兩瓶來再喝一下啦

等我抱著兩瓶米酒匆匆回到這個面對山溪的半露天餐廳,方東日長老就招呼我在他身邊坐下,溫貞祥也笑呵呵的挪動了一下座位,坐到我的旁邊。於是就形成了我坐在兩位老人家中間,領路人隔著大圓桌坐在我對面的奇怪場面。

不久之後,談話進展到令我難以理解的程度,只能聽出話題與10月15日將在樂野舉行的生命豆祭有關。兩位老人家好像在爭論什麼事情,又好像是受邀主持生命豆祭的方東日半開玩笑的鼓勵溫貞祥也去參加生命豆祭(的結婚儀式)。

溫貞祥撇了撇嘴唇,露出不屑的表情,突然拉高了音量用北京語說:「我的生命豆都長不出來ˇ啊~」

大家都放聲大笑了起來,方東日一邊笑一邊說:「就種生命豆他就長鋤來喇~長鋤來ˇ

雖然感覺到這當中另有我所不明白的隱情,不過光是看兩位老人家鬥嘴就已經很有趣了,於是我也跟著哈哈大笑。

隨後,兩位老人家開始激烈的搶著要對溫英傑說明事情,但是當溫貞祥要說什麼的時候,方東日卻好幾度笑呵呵的打斷他的話,舉起酒杯說:「毫喇~不要說話、不要說喇na、喝這果

這個我所不明白的話題一直到我們都上了溫英傑的車還在持續當中。我坐在前座回頭去看兩位老人家,他們滿臉笑容緊緊的靠著坐在車子的一邊,就著從敞開的車窗吹進的涼風,還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說個沒完。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問同樣笑容滿面在開車的溫英傑。

「他們哈哈!」溫英傑瞄了一眼後視鏡,「他們在互相推卸責任……關於他們年輕時代的哈哈!風流韻事

「年輕時代的風流韻事啊」我望著兩位老人家,儘管爭執個沒完,這兩個人生的友伴還是緊緊的靠著坐在一起。

當天晚上,終於在另一場酒攤中醉去的溫英傑到教會來找我,夾纏不清的跟我解釋下午那場對話的原委。

「方東日是很有身份的」他說,「除了兩位頭目以外,就是他了,這一點他也知道。生命豆祭每年都是邀請他去主持的

「是」我窩在教會走廊上的藤椅裡,一邊忍耐著蚊子的暗夜進攻一邊認真的聽講。

「生命豆祭,當然爭議很大,當年這傷害很大

生命豆祭有過一段慘痛的歷史,也曾經付出人命為代價,這我是知道的,為了制止溫英傑以醉酒方式向我解釋這個複雜的問題,我趕快說:「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今天的生命豆祭是以集團方式辦理傳統式的婚禮,這不一樣吧?」

「所以啊」溫英傑吭了一聲,「方東日也知道啊所以他說這是一種表演『我就去表演、去表演啊~』他有這樣說啊

「所以有什麼好爭的呢?」我依然一頭霧水。

「問題是」溫英傑醉得低下了頭,然後好像很努力才擠出聲音來,不過那音量也突然放得太大了:「問題是溫貞祥他就不屑啊!」



「方東日很清楚、很清楚他知道這是一場表演」溫英傑說,「不過他為什麼還是要去nei?」

「是啊,那他為什麼還是要去nei?」我像呆子般重覆了他的問話。

「因為這樣他就找到了他的位置受到尊重」溫英傑說,「就是……因為孤單寂寞啊

我點點頭,因為找不出話而沒有再說什麼。過了一陣子我才再度問道:「那後來他們在爭什麼呢?」

「就是他們年輕時代的糗事啊」溫英傑說著不禁笑了起來,「他們也是風流過啊到車上的時候,方東日還叫我絕對不要告訴你他們講話的內容不能說,不能說

「好、好」我說,「那就不要說

但是因為實在已經太醉,溫英傑那天事實上是什麼都不打自招了。不過,我想我會一直佯作不知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