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上篇:他鄉遇老人

於是,天色完全黑去之後,我就帶著一件薄薄的風衣上了溫英傑的車,中途克服了山崩落石,繞了一個多小時的遠路,終於來到了相當冷的特富野。當時天主堂裡已經唱起了高一生的歌曲,我們在黑暗中走下階梯的時候,溫英傑說:「頭目唱得最大聲

令我萬分吃驚的是,跟隨曾主教一起來到特富野的竟然都是來自太巴塱和馬太鞍的綁詐人,其中有一位還是我那馬太鞍親姑丈的表弟。

他鄉遇老人,這讓我感到非常親切,於是我就叫他們mama。

等到場面有點混亂的時候(也就是領路人溫英傑已經開始用「大頭目」來稱呼他們的時候),我就把握機會坐到姑丈的表弟身邊,開始問東問西。

「Ira ko no mako adihay a licayan」我說。因為桌上的菜餚中有一盤長得非常胖的黃秋葵,我一直想知道這東西我們以前到底是怎樣稱呼的。但是一問之下,mama就變得有點苦惱了。

問了一些植物名稱都未果之後,我想起了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由於綁詐沒有像鄒族Homeyaya這樣以家族為主幹的祭典,再加上命名採取親子聯名制,我對親族的觀念一直相當淡薄,而綁詐各氏族的地緣關係,我都是在史料或相關的研究上得知的,在唸到那些東西之前,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要向長輩請教這個問題。

向mama提出這個問題之後,mama就跟我說,有一首古老的關於馬太鞍與太巴塱的歌謠當中,有這樣的四句歌詞:

♪ Mamaan ta Papahan no cidal ♪♪ 我們的父親是太陽的巴巴赫 ♪
♪ Inaan ta Sraan no cidal ♪♪ 我們的母親是太陽的詩拉 ♪
♪ Inaan ta Cihakan no cidal ♪♪ 我們的母親是太陽的吉哈克 ♪
♪ Inaan ta Nakawan no cidal ♪♪ 我們的母親是太陽的娜高 ♪

Mama告訴我,太巴塱也好,馬太鞍也好,這裡的孩子都是Pacidal,太陽的後裔。Mama還跟我說,我有一個很好的名字,因為我的名字也在古老的歌謠裡被唱誦。(但是,為什麼Nakaw要排在第三個?!嗚~我不要當Papah的三姨太~)

那天晚上,mama望著從樂野嫁到特富野的凱莉姊姊,不住口的稱讚說,要是他再年輕幾歲,他一定要把阿里山的姑娘帶回家。

「沒有關係」特富野的頭目笑瞇瞇的說,「你們這一位留在我們這邊就好了

「對!她就留在這邊!」Mama很乾脆的說。

頭目和mama講話,沒有我這小鬼頭插嘴的餘地,但當時我心裡忍不住抗議:「好什麼?我的akong、你們稱呼為Sakuma sensei的老先生可沒答應啊

第二天,mama們去到山美,我也被安排陪同他們進入達娜伊谷,又充當了一次解說員。我們一行人在烈日下跟著安家的ak'i安善達的腳步來到第二賞魚區之後,我就告訴mama,這些鯝魚,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solinay a foting。

「唔?這個是solinay foting!哈~哈~」曾主教大聲的說,mama也都跟著主教聚到溪邊,非常好奇的觀望這些「真正的魚」,然後很關心的問我,稍晚到「山之美」去午餐的時候,會不會吃到這種「真正的魚」。

這個問題,就像mama無法告訴我黃秋葵的綁詐名字,我也無法回答。但是真正令人錯愕的,是在離開賞魚區的路程中,我偷聽到的mama的談話。

「魚」Mama A有點狐疑的說。

「不是魚我是說,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請我們吃鳥」Mama B壓低了聲音打斷了mama A的話。

然後,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mama C說:「鳥不知道阿里山都吃什麼鳥

我回頭去看mama,習慣走在平坦谷地裡的他們個個汗流浹背,面色凝重,但是每一個都非常認真的考慮著魚跟鳥的午餐。我忍不住笑出聲來──他鄉遇老人,真是笑話一籮筐啊!

【後記】當天在「山之美」的午餐確實有魚也有鳥,但是魚是香魚,鳥是火雞。希望mama沒有太過失望才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