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名字的迷魂



◎前面這位皺眉者就是安炳耀。

9月20日那天,趁著與老先生溫貞祥一起在涼亭骨架邊etamaku的時候,我就問了:「Ak'i,這個是叫做hufu嗎?」

「不是不是」溫貞祥說。

「那是?」

「這個是emoo no peisia」老先生想了一下之後回答。

這使我更加迷惑了。於是我就跑去問主計長。

「那個是hufu哈!」主計長說,「本來是要蓋一個emoo no peisia,後來說蓋hufu。老人家搞錯了啦

我離開了社區辦公室,但還是對這個建築的名字滿腹狐疑。



◎這個蓋在社區發展協會前的傳統建築,既不是hufu,也不是emoo no peisia,而應該稱為teova。一般會將teova譯為「工寮」,因為以簡單方式搭蓋的工寮通常都是這樣的外型。不過,teova泛指那種有屋頂,但沒有被牆壁包圍的建築。(至於大家為何都講不清楚,那真的是只有天知道了!)

9月27日,安炳耀的人馬又在領路人溫英傑家的土地上開啟了另一個工地,為此溫英傑還在他的「一張嘴」宴請大家,使他當日喝得很醉。

第二天,我晃到了溫英傑家前面的工地,安炳耀的人馬已經成功的將主柱立起,正三三兩兩的在路口說話。於是我坐到安炳耀夫妻身邊,又問了同樣的問題。

「Ohaeva,這個建築是?」

「傳統狩獵屋。」族語老師秋花姊姊說。

「鄒語是叫做?」

「Emoo no peisia。」



我有一點放棄了,於是乾脆問道:「Emoo no peisia不是祭屋嗎?」

「這個不一樣,這個不能拿來祭祀。」秋花姊姊很自然的回答。

為什麼?」我氣息微弱的說。

「因為蓋祭屋的方法不一樣。」秋花姊姊說,「如果這個是要蓋成祭屋的話,那就要先a'asvi

「A'asvi就是聽夢。」安炳耀在妻子身邊插嘴。「要先a'asvi,夢到一個好日子,然後在那一天開工。」

「因為這個不是祭屋,所以就沒有a'asvi。」秋花姊姊很滿意的說。

這樣一說,我就想起溫英傑在「一張嘴」請客的那天下午,主計長跟我說的話。當時身為主人的溫英傑已經非常醉了,正低頭坐在一邊。

「英傑啊」主計長說,「他搞錯了啦就說那個儀式,因為沒有那樣,那樣啊他就不諒解哎~他搞錯了啦

我聽得一頭霧水,但是料想這一夥人的清醒度恐怕都有限,因此就按奈住好奇心沒有多問。

天黑之後,客人都陸續散去了,溫英傑突然跟我說:「他們以為是那樣,那樣啊哎呦~他們誤會我了啦是因為那是在我家的地上總之,總之,哎呦~他們誤會我了啦

當然,我還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看地主連頭都抬不起來的樣子,只好又再度克制向酒醉者追根究柢的衝動。

根據秋花姊姊的說明,「是祭屋的emoo no peisia」在蓋之前要先a'asvi,確定日子之後,在開工的那一天還要topeohu,與神靈溝通一番,然後開始工作,但是這整個工作必須在一天之內完成,因此要蓋祭屋,總是必須徵集許多人手來幫忙。那麼,「不是祭屋的emoo no peisia」就完全沒有這些問題。

聽完了這一番話,我大概知道主計長跟溫英傑在雞同鴨講什麼東西了。至於到底是誰搞錯了,又是誰誤會了誰呢?我想大概兩個人都搞錯了,兩個人也都誤會了吧。畢竟在「一張嘴」裡面,這種事情並不是沒有發生過啊!



◎我離開山美的時候,溫英傑家前方那「不是emoo no peisia的emoo no peisia」才只有主柱而已。第二天,領路人寄來一張照片,信中說:「雖然你已經不在這裡,我將今天安炳耀蓋傳統屋的進度照下來傳給你,希望你可以感覺得到山美的一天。傳統屋的主架構已經完成,聽他們說,明天要砍竹子。」但是不知怎麼的,我覺得那張照片看起來非常模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