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魔鬼之家

同樣是被校長揪去的鄒族老師阿彬此刻充當起酒保,將一只輪杯用的細長竹杯在黑暗中不斷遞到每個已經在米酒陣中有點失魂的人面前。多虧了安炳耀的妻子、族語老師秋花姊姊的維護,我沒有遭到輪杯的噩運,只是接受了一碗(用粉紅色塑膠免洗碗裝盛)的紅酒。

不久後,堅稱我是他初戀情人的安小華就點起了一隻紅色蠟燭,安炳耀在旁得意洋洋的說:「你看我們二鄰跟七鄰的聚會就是者~樣子啊這個可以點三個小時。要是所在地(第三、四鄰)這邊的人聚會,就開電燈浪費

火堆的溫暖擁抱著每個人,蠟燭的火光若明若暗的映上每個說話人的臉,而我坐在角落裡,一邊喝紅酒,一邊望著大家不斷的被竹杯與米酒碾過,心裡確實有十二分的快意。不過好事不久長,我的領路人溫英傑出現的時候,紅酒已經很殘酷的耗盡了,我也不得不接受被倒進碗中的米酒。溫英傑剛在角落的木頭堆上坐下,就接到了學校工友莊進富打來的電話,於是他們便嘰哩咕嚕的說了一陣,得到一個結論:因為調度人手不及,明日溫英傑得以家長會會長的身份跟著莊進富揹水管到達娜伊谷上方的水源地,將早先被大水沖毀的水管修復,否則學校就要停水了。

「你研究達娜伊谷你也來吧,跟上去看看。」溫英傑說。

於是第二天中午過後,我就穿上向溫媽媽借來的膠鞋,在肚子裡塞進一個蛋餅,頂著不算太強的陽光跟進了達娜伊谷。要扛進去的水管有數公尺長,而且為數眾多,莊進富和溫英傑於是決定分批進行。他們先是各揹了一大綑在肩上,然後叫我帶一綑鐵絲跟在他們身後。我們一行三人就這樣在觀光客面前默不作聲的越過了達娜伊谷第一賞魚區的封鎖線,進入大小岩石盤踞的溪流當中。

溯溪,這對我來說不能算是陌生的事。最近的一次溯溪就發生在7月2日,那天我在特富野跟隨自稱amo Avae、十分嚴苛又很會整人的退役軍官,在溪流中奔波了四個小時。比起當時長裙短襪的裝束,如今有膠鞋可穿,我當然是滿心歡喜的跟在兩位臨時綑工的背後。



雖然在溪流中上上下下確實是一件累人的工作,不過我卻很期待能夠上到耳聞已久的水源地。可惜的是,勘查過殘留水管的現況之後,兩位臨時綑工決定不必上到水源地,只要從當時我們所在的一處崩山地點開始連接新的線路就好了。不久後,「山之美」來了兩位幫手,早先已經悄悄跟我說他「真的有點腿軟」的溫英傑就趁便帶著我開溜。

往上游攀過一些巨大的岩石之後,溫英傑停下了腳步,「從這裡往上,就是Emoo no Hicu。」

「啊」我抬起頭望著這狹窄的溪谷、錯亂的岩石,和山峰背後顯得有些陰鬱的天空,心裡想著:「總算是來到這個久仰大名的魔鬼之家了。」

「這裡的地形已經改變很多了。」溫英傑說,「以前溪谷兩邊的樹都長得快要連在一起

「所以以前這裡簡直就是不見天日、非常陰森囉?」我說,「就是因為那種情調才會有這名字的吧。」

不過,如今emoo no hicu已經全然沒有那種氣氛了,只有兩側陡峭難於攀爬的山勢還殘留著魔鬼之家的痕跡。溫英傑沒有再說什麼,又帶著我再度往前,直到一處水量相當大的矮小瀑布前才停下腳步。

「怎麼樣?泡水嗎?」溫英傑笑嘻嘻的說。

「咦?」我說,「這樣等一下濕答答的回去,進富他們不就知道我們趁著他們在工作跑去玩樂了嗎?」

「哈」溫英傑說,「誰不知道我們跑上來就是來玩水的啊!幹嘛假正經

「有道理」於是我也脫下膠鞋和襪子、扔下背包,跟著溫英傑跳進了冰涼的溪水中,在那水聲極大的小瀑布前享受了一次天然spa。

「我聽說在這裡是不可以放肆的不過我們倒是玩得很高興哈!」回程途中我向溫英傑這樣說。

不久後,我就在涉水時從滑溜的岩石上直直的摔進了溪中,還順便將想要挽救我的溫英傑也牽拖進了水裡。這不幸究竟是怎樣發生的,我到現在都搞不清楚,只記得掉進溪水的那一刻,聽到溫英傑發出「哎呀呀呀」的叫聲。

如果「褻瀆魔鬼」的下場只是掉進溪中,那倒也還可以接受,不幸的是,魔鬼從來都不是那麼容易打發的存在。數天之後,我依然不得不面對我的數位相機因為泡過水而無法運作的事實。這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樣抱著無限希望試著開機,結果相機竟然發出「喀喀、喀、嘀~~」的不祥聲響。

「相機真的重感冒了說不定已經演變成肺炎了」我想著。可是在這個就醫不便的山村裡,我到底該怎麼辦呢?我瞪著手中的相機,忍不住喃喃自語起來:

Hicu~
拜託你啦、求求你

我以後不敢了啦!
趕快醫好我的相機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