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張嘴的夜晚

「為什麼這裡叫做『一張嘴』?」大家圍著滿桌的菜餚就座時,《人籟》月刊的主編李禮君學姊悄聲的問我。

「因為」我回答,「這是溫大哥四十歲那一年親手蓋的竹屋。他說男人過了四十歲,就只剩下一張嘴,所以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踏進「一張嘴」。7月31日山美國小的前任校長浦珍珠盛大的退休餐會過後,已經相當醉的溫英傑就揪著我這個無所不在的寄生蟲,和從台東特地趕來的普悠瑪人孫少中(孫大川叔叔的姪兒),到他的「一張嘴」繼續殺戮大家在學校操場上尚未宰殺的最後一箱台灣啤酒。那天我們踏進「一張嘴」時已經將近深夜一點了,已經相當醉的溫英傑對於竹屋內只有啤酒一事不甚滿意,於是就跑去廚房裡搜羅食物,打算放在火爐上烤來下酒。

「妹妹」溫英傑走出竹屋之後,也已經相當醉的孫少中就開始對我說話了。他雙手靠在厚重的大木頭桌上,目光有點呆滯的瞪著自己掌中的手機,然後說:「我們認識的時間也不算很短了雖然我們見面的次數不多

「嗯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講還是覺得難以啟齒

「沒關係」我呆呆的說,「哥哥你就說吧,沒關係的

「我」孫少中繼續瞪著他手中的手機。「我我忘記你的名字了



溫英傑帶著幾隻冷凍的魚蝦蟹類回到「一張嘴」,將他們在火爐上烤起來之後,就和孫少中你一杯我一杯的廝殺了起來。先前在餐會上利用跳舞醒酒的我則是賊頭賊腦的抱著一大罐柳橙汁,興味盎然的望著這兩人在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之間不斷的雞同鴨講。

有一段時間他們在爭執要打電話到台東去鬧某個人。孫少中拿出手機:「那就打給我叔叔

「你敢嗎?這麼晚你還敢打給大川嗎?」溫英傑嘻嘻笑著,有點挑釁的說。

「我」孫少中一邊用力按著手機上的按鈕,一邊大聲的說:「我當然不敢!」

又過了不久,他們開始漫無目的的爭論起來。

「不是」孫少中向溫英傑伸長了手臂,做出制止的手勢,「大哥!你你聽我說

「少中!少中!」溫英傑將他的手拍開,然後轉身將火爐上烤得紅紅的一隻螃蟹捉來扔在桌上,「你、你、你你就吃這個魚嘛

「那是一隻螃蟹」我在心裡嘀咕。

「不是!」孫少中完全沒有理會被扔在桌上的食物,還是試著要抓住溫英傑的手,「大哥你不要誤會你、你、你聽我說嘛

當然,那一隻烤得通紅的螃蟹──連同其他的魚蝦類──都被我趁亂吃進了肚子裡。

不過,8月29日那天晚上,因為有兩位神父和汪修女(溫英傑的阿姨)在場,溫馨的晚餐當然沒有往失控的方向演變的道理。溫英傑的媽媽做了滿桌豐盛的菜餚,卻始終都不到桌邊來坐下,只是時不時很慇勤的過來勸大家多吃一點。

「這個季節,這個很難得」她指著桌上一大盤桂竹筍說。

「好豐富的」平日都住在嘉義輔仁中學的汪修女望著大桌上滿滿的糯米糕、烤肉、煎魚、竹筍、筍湯(族繁不及備載),很感動的回身抱住了溫媽媽,「謝謝三姊

大概是因為難得相聚,兩位神父和汪修女似乎都沒有多吃,只是很熱烈的和大家聊著各種趣事。我一邊聽著大家的談話,一邊覬覦那些桂竹筍和配著美乃滋的蘆筍。跟初次見面的李禮君學姊小聲的交談一陣子之後,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我有點困難的開了口。「以前在耕莘有一位賴甘霖神父,年紀很大的

「西班牙人。」學姊接下去說,「他回去西班牙了,最近會回來

「啊」我突然間覺得眼眶有點潮濕了。「賴神父是我大四時的拉丁文老師我聽說他回西班牙去了,一直想找他,我知道天主教的系統其實讓我可以很容易的找到他可是,他在教我的時候年紀就已經很大了,一年拖過一年,我愈來愈不敢

「你怕他已經?」學姊微笑著說,「他很健康,很好。他回到台北的時候,我會告訴你。」

因為這樣,那天晚上我多少有些神思不屬。坐在燈光昏黃的竹屋「一張嘴」裡,透過火爐上偶然飄來的煙望著團聚的眾人,大家的談話在我耳中一度變成某種微妙的溫暖的背景音樂,而我不知不覺的想起課堂上總是被神父祝福的二十一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