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5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災民與賑災物資

這幾天因為道路中斷,一直都很愜意的穿著T-shirt、短褲上班的溫英傑,這時已經換上了整齊的製服。

「你剛剛在哪裡?」

「在四鄰」我回答,「但是今天都沒人。難道他們不去教會嗎?」

不久後溫英傑(又再度)趁著外勤之便,開著巡邏車載我往七鄰的方向駛去。剛剛經過「山之美」山莊就遇到了四鄰的居民。

「原來」溫英傑說,「他們今天義務勞動啦!」

除了不清楚一、二、五鄰的狀況如何,三、四、六鄰都在這一天義務勞動清理路面。我們途經第七鄰的時候,還發現一群人正全副武裝的聚在一棟沒有屋頂的屋子前。溫英傑將車靠邊停下,滿頭大汗的學校工友莊進富(Avae Noacachiana)就靠了過來:「屋頂被風掀掉了啊。。。我們都來幫他修理還好卡拉OK早就已經搬走了。」

這時候站在他背後的主計長笑嘻嘻的說:「ㄟ,英傑,巡邏車不是拿來載美眉的唷

「什麼跟什麼啊」溫英傑說,「我們先去看一下路況啦

我們大笑著離開這個烈日下笑聲不斷的工地,一直前進到新美道路中斷的地方為止。

第二天,我早早的來到第四鄰的杜老爺家,安家(Yasiyungu)的一位ak'i安正吉(被稱為Sokici,這是日本語)正滿臉笑容的坐在門口,一邊看著杜老爺將走廊淺藍色的柱子從三分之一處往下漆上黑漆,一邊等待著九點長老教會的禮拜。

「等一下一起去教會嗎?」安家的ak'i問我。

「是啊

不知道為什麼,9月3日這一天是我第一次踏進長老教會,也是這一天才第一次見到住在茶山的傳道師安志強。禮拜開始之前,我們坐在教會外閒談,像大部分的族人一樣,傳道師對於綁詐的名字感到很困擾。

「Nakao怎麼這麼難唸

「啊」我趕快說,「我有鄒族的名字,Paicu。」

「那好,Paicu就記得。」傳道師好像鬆了一口氣。

禮拜很順暢的進行到代禱事項,然後傳道師說,「有一位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認識,我是剛剛才認識的,阿美族的Paicu,請站起來一下

這是兩週前在天主教會的彌撒上也發生過、令我感到有點臉紅的事情。我趕快站起來向大家鞠躬,紛紛轉過頭來看我的老人家們說,「認識啊在老人會

「果然」非常富有喜感的傳道師說,「只有我不認識

當青少年團契正在獻唱《我以禱告來到你跟前》時,有人在我的肩上拍了一下,然後我聽到溫英傑在我背後小聲的說:「快點過來溫貞祥來了,我要訪問他

我就這樣隨著溫英傑匆匆忙忙的離開長老教會,回到天主堂。那時候菲律賓籍的孔神父正在分發賑災物資,我也夾在眾人當中,呆頭呆腦的分到了一整箱泡麵。

「你也拿去」溫英傑的媽媽說,然後將一份簽名表遞到我面前。

「這是?」

「你簽名吧。」溫英傑說,「災民領取物資要簽名啊!」

我就這樣當了這輩子第一回的災民。不過,即便領取了賑災物資,我還是一點當災民的感覺都沒有。分派完泡麵之後,孔神父就匆匆前往下一個賑災地點,而其中的一箱泡麵立刻就被大家煮成大鍋麵來吃了。不久之後,米酒與各種飲料配在一起的聚飲也隨之開始,使得正在接受溫英傑訪問的老先生溫貞祥顯得有點魂不守舍。

訪談告一段落之後,老先生便加入其他人的行列。和我一起坐在角落的溫英傑望著樂陶陶的老人家,微笑著說:「現在總算知道他剛才講話為什麼都講得那麼含糊簡略了。」

兩天後,我在社區發展協會跟主計長閒聊。

「路算是通了,不然恐怕要空投呢。」主計長說。

「如果中斷一個禮拜的話,大概就真的需要空投物資了吧。」

主計長坐在櫃檯後面,向往常一樣笑嘻嘻的。「哈你知道嗎,有一年颱風,真的被困了一個禮拜,直升機就來空投了。有一趟直升機是專門給南三村送米酒的唷!」



「一趟直升機只送米酒唷

山美的災民與電視新聞會刻意渲染的那種不同。山美的災民確實也有各種表情,但是,愁眉苦臉和怨天尤人的表情在這裡並不存在。 我聽到的唯一抱怨,就是原住民電視台的收訊又因為颱風而中斷了。

9月7日回台北的時候,那箱「賑災物資」還在我的床邊,颱風天點剩下的半截蠟燭跟蚊香一起放在櫃子上。在通常只有我獨居的天主堂裡,那大概就是泰利颱風所留下的痕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