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義務勞動

7月20日這一天,我和kaka Awinus以及大腸冒著颱風從台北趕往山美,在他們停留在山美的兩夜裡,我並沒有回到學校去住,而是跟他們一起住在現任的山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溫英峰(Voyu Eucna)的「山之美」山莊。

7月22日早上還不到8點,當我們三人正睡得很安穩時,我被領路人溫英傑的電話驚醒,他說,「第三鄰義務勞動,你也來吧,看你要拍照還是什麼。我現在過去接你。」我立刻手忙腳亂的換衣服、收拾背包,躺在床上睡眼惺忪的kaka問我:「現在幾點了?」我瞄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7:56

「我開始同情你了」kaka說著又躺回枕頭上,「那我要繼續睡了。」

山美有義務勞動的傳統,之前我就聽溫英傑約略提起過,前一日在老人會因為颱風而挪動日期的聚會上,也聽說了當初山美國小的操場是怎樣由學生家長們花費五年時間以人力填平的。不過畢竟,我還沒有親身體驗過義務勞動。因為溫英傑提到了拍照,所以我也將相機塞進背包裡,然後匆匆離開房間,那時候戴著從波蘭買來的獵人帽、穿著工作服和膠鞋的溫英傑已經騎著機車到了「山之美」的停車場。

在何教導的店裡買了簡單的早餐之後,我們就搭著人家的貨車來到預定的地點。男人們爬上山壁,以是否會影響交通安全為考慮,將颱風過後向路面傾斜的樹幹一一砍斷,女人則將那些雜亂的樹幹和枝葉搬往路邊的草地上棄置。乖乖的拍了幾張照片之後,我突然發起呆來:「我為什麼要拍照啊?我住在學校,也是第三鄰,應該要參與的啊

於是我收起了相機,也加入大家的工作行列。那時候正在山壁上砍樹幹的莊正勝(Voyu Noacachiana)說:「哎,怎麼叫你幫忙呢?」

「不是應該的嗎?」

「這樣弄髒你的衣服唷

「衣服怎麼還怕髒呢

當時我還不太認識莊正勝,在那之前我只在7月13日山美幼稚園的畢業烤肉上跟他見過一面、搭過他的野狼順風車而已。我是後來才知道他就是第三鄰的鄰長、村長的machi(經常出現在村辦公室跟村長一起飲酒)、真耶穌教會的教友。很顯然,在7月22日彼此都還不太認識的那一天,他還不太習慣我參與他們的義務勞動。

一個月之後的8月24日,山美國小的學生家長們在學校義務勞動。當時我已經搬離學校,住到更上方一點的天主堂去了。但是因為我在學校白吃白住白喝酒長達一個月,為了感謝學校的照顧,我也全程參與了這次的工作。這一次,我認識了更多人,而且不管是否相熟,都沒有人跟我說「哎呀~你不用做啦

前不久我還向領路人溫英傑埋怨,「當時第三鄰義務勞動,你幹嘛叫我去拍照呢?」身為一名田調者,在大家認真投入工作的時候,乾乾淨淨的站在一旁拍照的感覺真的很差。

「我也不知道」溫英傑說。

因為這樣,8月24日學生家長為時一整天的義務勞動是一張照片也沒有留下來。我既沒有照片可以讓人看到勞動的情形,也沒有照片可以讓人觀看整理前和整理後的校園有多麼大的差別。但是,我卻因為實際參與了那整個過程而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

8月7日,我在山美派出所和溫英傑有過一次非常聚焦的訪談,主題是想要釐清支持達娜伊谷封溪護魚運動的背後因素。在那當中,溫英傑提到了義務勞動的傳統:

以前,山美有輪工制,就是今天到你家幫忙,明天到我家,後天到他家;另外一種是,我請人家來幫忙,我沒有錢請你們來工作,但是我可能殺豬、打獵、招待你們,請你們來幫忙我工作。從這些小地方,我們去看人與人之間交往的狀況。然後我們再去看,山美重要的歷史。山美要架電線的時候,電線桿都是村裡人一根一根帶進來的,用拉的用揹的都有,而且那個為期非常長,這都是一個集體的工作,義務的勞動。然後像山美國小的操場,要擴大的時候,這也是全村的義務勞動。以前,在幾個重要的時期,他不斷的運用義務勞動在做公共的事務,也許是透過這樣的勞動,不斷去累積對公共事務的共識。



◎7月22日早晨山美第三鄰的義務勞動:清理颱風過後負責區段內的路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