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VIKI DIARY(山美日記)
關於部落格
  • 64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領路人

不過,當我在特富野等待高家(Yatauyongana)的長老返家時,我跟溫英傑通了一次電話,他在電話中告訴我,他正在進行山地清查,而且大概不會有下班的時候。「沒有下班的時候」這種話我當然不會相信,我很明白的感覺到,無論如何他都不打算跟我碰面。為了這個意外,我在特富野kuba上方的路邊蹲坐了一段時間,陷入了相當程度的懊惱中。再度站起身來的時候,我只能夠告訴自己,不管他的意願如何,我一定要想辦法在山美攔截到他,再伺機而動。我深信浦忠成三番兩次叫我「到山美就去找溫英傑」絕不會是無的放矢。

第二天,陪同計畫主持人李永展教授跟隨解說員繞行過達娜伊谷的步道一圈後,我就拋下了李永展和他帶來的三名研究生,以及他在「香竹林」餐廳所點的整桌菜餚,前往「山之美」山莊去尋找溫英傑。不過溫英傑並不在那裡。於是我繼續往山美派出所前進,只希望能夠在那裡與他見上一面。

當我正經過「伊谷雅築」民宿時,一輛警用巡邏車從後方駛來。我在烈日下回頭望去,看到駕駛座上身著灰色制服襯衫、臉上掛著墨鏡的警察。當時我心想,說不定這個人就是溫英傑吧。

不久後,我果然在山美派出所前確認了那位警察先生就是我要找的人。

當時我並不知道溫英傑其實是浦忠成的表弟,只是在與他一打照面時,就立刻認出了那張必定與浦家多少有些親戚關係的臉。這使我對面前的人頓生好感,也使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連續「我」了幾聲之後,我支吾著說,「我就是之前打電話給你,浦忠成介紹的」總算開口之後,我才比較有點回神了,於是我說,「只是來拜訪你一下,你在忙,就不打擾了。」

比我想像中要年輕而且和善的溫英傑好像也不無尷尬,他做出了類似微笑的表情,然後說:「沒關係,那就進來談吧。」

那是我第一次與溫英傑面對面的談話,請教他關於達娜伊谷的問題。他很大方的說了許多,不過出於初次見面的禮貌,又顧慮到先前他堅定拒絕受訪的態度,在那一個多小時的談話過程中,我很少發問,而且從頭到尾都沒有拿出我的筆記本來做記錄,只是一直認真的聽他講話,此外也注意到隔著一張茶桌坐在我對面的他,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不停的變換坐姿,就好像賭博出老千又怕被抓包的人會有的那種反應。

「不過他講的話似乎非常坦誠」我在心裡暗忖,「應該並不是在唬爛我的吧。」

那一天傍晚,溫英傑很慷慨的順道載我回到特富野領取早先不小心遺留在民宿的物品,我並且參加了他們親友聚會的晚餐。那是一場相當有趣的晚餐,溫英傑一一向我介紹不斷到來的親友,不幸的是,在鯝魚和高梁的雙重作用下,沒過多久我就胃痛倒地並且吐了一場,無緣旁觀在座人士饒富趣味的言談舉止,以及他們醉後的歌舞。那天晚上我在這個稱為Tayina的地方過夜,酒醒之後,還與已經半醉的溫英傑有過一番漫無目的的長談。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這是一段友誼的開始,我也並不知道,往後在山美的日子裡,溫英傑會成為我唯一能夠傾吐心聲、交換意見的對象。

總之,溫英傑就這樣成為我的領路人、我的翻譯、我的老師、我的朋友。如果不是有這位領路人,日後我在山美的田野調查,絕不可能進行得那麼順利。所以當整理凌亂不堪的田調日記的念頭逐漸在我腦中浮現時,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的領路人。我感謝我的領路人溫英傑,我感謝他為我安排住處,引介我給族中長輩和年輕人認識,感謝他與我分享他在山美從事田調多年所得的知識與心得,感謝他邀請我參與他自己的田調工作,我尤其感謝他坦誠的與我分享他對自己族群的觀感和情緒。我到山美的目的,是希望能夠透過本地人的眼光和情感來認識並體會山美部落與達娜伊谷的發展。而第一個將他的心靈與眼睛借給我的,就是我的領路人溫英傑。




◎Tayina的夜燈。以麻繩用手工製成。嚴格說來,我的田調就從這盞燈下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